宣城市开展秸秆综合利用对比试验

为探索秸秆禁烧有效模式,寻求秸秆最佳利用方案,今年秋天宣城市农委抽调农艺、农机、土肥、环保等多学科技术人员成立专家组,在国营青草湖农场组织开展了多种形式水稻秸秆利用、小麦播…
为探索秸秆禁烧有效模式,寻求秸秆最佳利用方案,今年秋天宣城市农委抽调农艺、农机、土肥、环保等多学科技术人员成立专家组,在国营青草湖农场组织开展了多种形式水稻秸秆利用、小麦播种试验示范。

今年秋季我省主要农作物秸秆还田将达40%以上,到2017年基本实现全省秸秆有效利用——
难题一 “农时紧,抢收抢种与秸秆还田有冲突。”
升级机械装备——选择合理方案,确保…
今年秋季我省主要农作物秸秆还田将达40%以上,到2017年基本实现全省秸秆有效利用——

通过试验,实现秸秆禁烧、综合利用,考察秸秆利用影响,小麦不同阶段生长情况及产量,同时核算不同作业方式的机械、人工等投入,然后进行综合评价,向广大农民推荐水稻秸秆利用、小麦播种的有效方案和技术要点。

难题一

试验共设计了4种方案:

“农时紧,抢收抢种与秸秆还田有冲突。”

1、施肥、小麦撒播–水稻机收、秸秆切碎抛撒–机开沟;

升级机械装备——选择合理方案,确保不误农时

2、水稻机收、秸秆切碎抛撒–施肥、小麦机条播–机开沟;

秋收时节,田地间一片金黄。

3、水稻机收、秸秆切碎抛撒–施肥、小麦撒播–浅旋耕(反旋埋茬或粉碎灭茬)–机开沟;

在舒城县城关镇,由于生育期比往年推迟,今年晚稻尚未大面积开镰,这相应压缩了冬小麦的种植时间。“这种情况下,收获后水稻秸秆再粉碎还田,农时就显得格外紧张。”县农委负责人说。

4、水稻机收–楼草、加腐蚀剂、高温堆肥–施肥、小麦撒播–机开沟。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季。在“三夏”“三秋”大忙之际,秸秆还田一定程度上带来农时紧张,遇到不利气候时尤为突出。今年“三夏”,为确保完成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任务,各地严控留茬高度,对秸秆进行粉碎还田或离田利用,一度影响小麦收获进度。

目前,4种试验方案小麦已播种下田,小麦苗情、产量及用费等数据,将随试验跟进记录。通过试验获取的翔实数据,将为下年度的秸秆利用、稻茬麦生产发挥科学指导作用。

在阜南县许堂乡许堂村,村民刘杰告诉记者,现在家里劳力都在外务工,请假回来干活本来就紧张,不能因为处理秸秆影响收获。持这种想法的农民相当普遍。

记者了解到,一直以来,抢收抢种没有考虑秸秆利用因素,现有机械因此难以满足限茬和粉碎利用的需要。“今年‘三夏’,全县有20%以上的农机不能加挂粉碎装置,还有更多的因为动力不足,降低收割速度,农民和农机手有抵触情绪。”舒城县农技推广站站长袁孝利告诉记者。

秸秆还田是农作物秸秆资源综合利用最有效、最主要的途径。按规划,今秋我省主要作物秸秆还田利用要达到秸秆总量40%以上。“不影响抢收抢种,农民才能接受秸秆还田。”省农机局科教处处长赵渊表示,这既要升级农机装备,也要选择合理的还田技术方案。

“农业机械更新换代,特别是新的大型收获机械,动力储备大,可以在不影响收获进度的前提下,实现秸秆粉碎和低茬收获。
”赵渊介绍,比如现在油菜、玉米秸秆还田难,主要制约是机收率低。为此可以选择更合适的品种,调整播种方式,并增加机收设备。玉米、油菜机收水平提高了,就能“抢”出更多农时。

根据不同作物,选择合理的还田技术方案,可以提高效率。小麦收获后的主要接茬作物为玉米、大豆、水稻,季节紧、农时短的矛盾突出。“从我省农业生产实际来看,夏季小麦收获后,可以采取小麦收获加装秸秆粉碎装置,边收获籽粒边秸秆机械粉碎均匀抛撒覆盖还田,再实行玉米机械贴茬播种。”省农委种植业局副局长黄秋云说。

难题二

“一亩地增加几十元作业费用,谁来付?”

优化补贴政策——发展规模经营,调动农民积极性

“种了一辈子地,当然知道秸秆还田有好处,但秸秆还田费用不低,谁出这个钱?”采访中不断有农民这样问记者。

10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舒城县东方粮油合作社,理事长葛义学经营1400多亩地,他向记者详细计算了秸秆还田的成本。

“舒城这里基本是一稻一麦。相比不还田,小麦秸秆全量还田,粉碎和旋耕会增加40元成本;水稻秸秆全量还田难度更大,需要增加旋耕程序,每亩增加成本高达80元至100元。”葛义学说。

据了解,今年“三夏”我省秸秆机械化还田作业面积达到1810万亩,是2013年同期的2.1倍。“与焚烧后播种相比,秸秆还田综合生产成本每亩增加约40元至50元。”据省农委农村能源办主任陈静宏介绍。按规定,我省小麦秸秆还田每亩补贴20元,水稻秸秆还田每亩补贴10元,显然这不能有效解决成本问题。

不过,记者也了解到,为保证农民积极性,除省补贴外,市县各级财政也拿钱补贴。比如在阜南县许堂乡,今年“三夏”乡政府就组织秸秆还田机免费帮农民作业。这些补贴叠加有效降低了农民的作业成本,是还田面积快速增加的主要原因。

记者在舒城、阜南、利辛等多地与农民交流,他们均表示,虽然秸秆还田可以改善土壤肥力,提高农产品质量,还能增产,但短期内难以见效却投入不小,如果今后补贴降低了,积极性会受影响。

相比而言,大户更看重还田效果。许堂乡富友农机合作社负责人韩于喜今年采取深翻方式,将玉米秸秆深埋后种小麦,这样每亩成本会增加80元。“从长远看,肯定增产,而且使用有机肥后,会减少化肥用量。”韩于喜说。

但大户也有顾虑。“实施保护性耕作几年后土地有机质增加,才会增产增收,但土地租期一般比较短。如果到期了农民地不租给我了,那我不亏了?”葛义学表示。

按规划,2015年全省秸秆还田要达到总量50%以上,2016年达到60%以上,2017年基本实现全省秸秆有效利用。“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坚持和优化补贴。”陈静宏强调。记者采访中发现,对应该补贴多大比例、以何种方式补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