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与鱼的全球基本数据

根据粮农组织的监测,世界具有重要商业价值的鱼类资源中有71%处于生物可持续捕捞水平范围内,29%处于过度捕捞状态。渔与鱼的数据渔全世界72亿人口中,有10-20%的人靠渔业和水产养殖为生,其中有84%为亚洲人,10%为非洲人,4%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人。在2012年,他们为世界提供了1.58亿吨的鱼品,比2010年的水平提高约1000万吨。鱼品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食品类商品,2012年的交易了价值近1300亿美元的鱼品,其中发展中经济体占渔业出口总值的54%。根据粮农组织的监测,世界具有重要商业价值的鱼类资源中有71%处于生物可持续捕捞水平范围内,29%处于过度捕捞状态。江河湖海是膳食蛋白质、微量元素、维生素和脂肪的重要来源。鱼品占全球人口动物蛋白摄入量的17%,并提供必要营养素、维生素和欧米伽-3脂肪酸。人类的鱼品食用量在持续增加中,1960年,人均消费鱼品10千克;2012年,人均消费超过19千克。鱼品除了是鲜美可口的食物外,还被用于制造多种商品,比如:鱼肝油等食疗产品化妆品、护肤品用于食物、药物或化妆品的胶凝剂——明胶高蛋白饲料——鱼粉全球有10-20%的人靠捕捞和水产养殖为生,近三分之二的世界渔业产量就来自于那些靠捕捞为生的渔夫之手。自古以来文人墨客也塑造过不同的渔夫形象,从屈原的《楚辞·渔父》中说着“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的渔夫,到诗人叶芝的诗作《渔夫》中脸上晒出了雀斑,穿着灰色康呐玛拉服装的渔夫。但今天,我们要一起来看看世界各地的渔夫寄托于江湖河海之中的真实生活。越南顺化市位于越南的中部,以古老的宫殿和美丽的香江闻名于世。渔夫在顺化的如雨河上抛开渔网的动作就像音乐人在演奏美妙的乐曲。缅甸缅甸茵莱湖的渔民有着独特的划船方式——单脚站在船头,另一只脚勾住浆,手脚并进划船,仿佛一种优雅的舞蹈。斯里兰卡高跷钓鱼是斯里兰卡渔民传统的捕鱼方法,可谓是世界上最牛的捕鱼方式。渔民们通常在海水退潮后游到自家的木杆子附近,然后在那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期待钓上几条小鱼拿到市场上卖,就算风急浪涌,他们也可以岿然不动。密克罗尼西亚在夜晚暗潮涌动的海面上,渔夫乘着独木舟,高举火把,手拿长杆网兜,等待捕获那些被火光吸引跃出海面的鱼儿。孟加拉国渔夫撒开一张孟加拉国传统的蓝色大网,这种渔网专门用于捕捞小虾,细小的网孔而小虾也无处可逃。中国天还没亮,渔夫头戴斗笠身穿蓑衣,乘坐竹筏出现在了漓江上。船头的灯被点亮,两只鸬鹚在等待着潜入水中叼起被灯光吸引过来的鱼儿。这种传统的捕鱼方式已经越来越少见了。墨西哥在墨西哥女人岛附近的海域,由于海草疏密、海水深浅的差别形成了各种颜色交织的海水,与海面上渔民油漆鲜亮的渔船构成了一幅多彩的水彩画。格陵兰岛一个爱斯基摩渔夫在结冰湖面上用工具打出一个洞,然后用沙丁鱼做鱼饵耐心垂钓,同样耐心的还有附近的一群海鸥,它们等着渔夫处理钓起来的鱼时把内脏扔给它们。泰国小伙子们在修补渔网,晚上准备出海捕鱼。坦桑尼亚在晨曦未现的早晨,一群打渔人来到海边开始了一天忙碌的生活。

全世界72亿人口中,有10-20%的人靠渔业和水产养殖为生,其中有84%为亚洲人,10%为非洲人,4%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人。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8月5日,清早,天津滨海新区蔡家堡码头。张强从渔民船上购买了200斤皮皮虾,但不到中午,皮皮虾就死了一半,他不得不将其扔掉,却又无可奈何。张强是蔡家堡当地人,是专做海鲜生意的经纪人,在他的印象中,鱼虾死亡的情况只会发生在海水被大规模污染的情况下。而此时,距离当地渔民发现附近海域大片油区已近半个月。在张强等当地渔民看来,发现的原油已对蔡家堡附近海域产生了污染,对渔民的影响也已显现。但油从何处来。新金融记者柴刚蔡家堡码头遭油“袭击”对于渤海湾的渔业而言,此时正值休渔期,但地处天津滨海新区的蔡家堡码头却并不安静。7月31日,李永借下午涨潮之际,从蔡家堡码头出发,驾船悄悄出海。在距蔡家堡码头东南方向3海里处,李永发现海水变黑,远处望去白晃晃的一片,常年出海的李永确认,海水中出现了油。同时,在李永所处的海面上漂浮着大片的死鱼、死虾等。李永认为,在海里如果不是受到油的污染,不会出现大片死鱼。他很快联想到了前几天的“中海油蓬莱19-3漏油事故”,毕竟此处与事故始发地隔海相望。与此同时,其他渔民在附近海域也发现了类似情况。“半个月前就在海里发现了油。”当地一名渔民介绍,他的渔船每天都出海,此时并不明显,随后却发现油的面积逐步增大,7月底就非常明显了,远远望去,白花花、亮晶晶的一片。该渔民说,他们出海撒网捕鱼时,网上全都是油,网都抓不住,颇费力气,经过一天的晾晒之后,渔网上还是油迹斑斑。这样的消息被传到码头,引起了部分渔民的恐慌。8月15日就要进入今年的捕渔期,他们开始担心接下来的捕鱼收成。天津海洋局官方网站对此作了相应解释:8月1日上午10时许,中国海监天津市总队、汉沽支队、国家海洋局天津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站根据蔡家堡渔民报告,经现场检测,证实发现不明油污带,向外绵延约5海里。8月5日,天津海洋局海洋环境处处长张敬国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部分渔民担心这一油污可能与中海油蓬莱19-3漏油事故有关,工作人员从现场海水中进行取样,并于8月2日将样品送到了位于青岛的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监测中心进行油指纹鉴定分析,与蓬莱19-3钻井平台溢油进行比对。张敬国介绍,目前正在检测分析,一有结果便会对外公布。但他同时表示,有可能不是该处溢油,暂时还不能确定油污的具体来源。渤海湾渔业或受创8月5日中午,距离蔡家堡不远处的中心渔港,滨海鲤鱼门景区迎接着零零散散的游客,海边停靠着多辆游艇。“对我们影响不大。”海边一艘游艇的负责人说,该处虽是一处旅游景点,但没有沙滩等游泳环境,海水遭受油污染对周边的旅游业影响有限。在蔡家堡码头,许多仍出海的渔船停靠在码头。在他们看来,海水早有污染,损失已经显现。李永向新金融记者介绍,即使进入休渔期,之前他出海一天能捕捞200多斤皮皮虾等海鲜,而现在他最多捕捞70多斤,而近段时间更多时候只能捕捞40余斤,甚至更少。“一天下来,打上来的都是小鱼、小虾。”李永感叹,海里许多鱼都死掉了,飘在海面上。李永坦言,他一家3口人全靠打鱼为生,现在海鲜的销售价格平均15元一斤,他每次出海的油钱则为800元左右,以现在的收成而言,已没有经济账可算,但不出海则意味着没有经济来源。在蔡家堡码头的另一条渔船上,来自外地的几名渔民正躺在上面聊天,他们今天已不想再次出海了。该船的渔民梁伟告诉新金融记者,他此前悄悄连续4天出海,每天捕获的海鲜均为16斤。“如果海水不受污染,收成会好一点。”梁伟说,现在出海已没有太大意义,只好等到进入捕鱼期去深海处碰碰运气。不仅如此,自从海水遭油污染的消息发布后,李永卖鱼也遭到了质疑。张强坦言,在市场上销售不如以前轻松了,消费者会询问“海鲜产自哪里”,市场上的消费者认为“蔡家堡的海鲜不能吃了”。李永与张强都担心,渤海湾进入捕鱼期后,蔡家堡的海鲜市场销售大打折扣。“这次污染是‘雪上加暴雪’。”孙士禄在自己门口边收拾渔网边说。孙士禄是土生土长的蔡家堡人,专做渔网生意已11年。孙士禄向新金融记者介绍,蔡家堡共有3000多人、150多条渔船。世代以打鱼为生,至今已延续400余年,所产海产品凭借其味道独特,在渤海湾地区颇有名气。渤海湾此前也曾发生过原油等污染,地处渤海湾深处的蔡家堡渔业未能幸免,而近年来渔产品更是迅速减少,许多小渔船无活可干,此次原油污染对其又是个打击。孙士禄的渔网生意也因此受到牵连,甚至面临倒闭。在孙士禄的账本上,他在2010年销售了300多张渔网,但今年上半年仅卖了60余张。他介绍,8月15日,渤海湾进入今年的拉网开放期,正式进入捕鱼期,可直到现在竟然没有一个客户。孙士禄说,一张原本600元的渔网,在各种原料等成本上涨的情况下,如今应该是650元,在海水受到油污染的情况下,即使不涨价,也不可能有更多人前来购买。新金融记者了解到,蔡家堡海域周边拥有天津海产品主产区的东沽、大神堂等地,其渔民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

图片 1

图片 2

高蛋白饲料——鱼粉

在2012年,他们为世界提供了1.58亿吨的鱼品,比2010年的水平提高约1000万吨。

江河湖海是膳食蛋白质、微量元素、维生素和脂肪的重要来源。鱼品占全球人口动物蛋白摄入量的17%,并提供必要营养素、维生素和欧米伽-3脂肪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