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霸手机行业20年,高通是如何做到的?

CDMA商用化的技术霸主

高通的专利授权费,是根据整个手机的价值计算的,而不仅仅是体现高通专利技术的芯片的价值。这意味着,高通从智能手机的每一个组件中都分得了一杯羹——其中大部分与高通的蜂窝网络专利无关。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起诉书中称,”高通客户接受了代价高昂的特许权使用费和其他许可条款,但这些条款并未反映法院或其他中立仲裁者所认为公平合理的条款评价。”

高通公司的专利墙

高通的一些授权协议,包括了明确阻止客户使用非高通无线芯片的条款。高通将为手机制造商销售的每一块高通芯片提供回扣。但手机制造商只有在使用高通芯片至少达到所销售手机85%
(有时甚至达到100%)的情况下,才能获得这些回扣。

高通在与苹果专利诉讼中提交的一份文件中表示:“高通的发明对于整个手机网络的正常运行必不可少,其不仅限于调制解调器芯片组甚至手机中所采用的技术。”

进入21世纪,高通专注于技术研发、授权以及半导体芯片业务。用雅各布斯的话说,高通将把业界更多公司拉入整个生态系统中来,让CDMA取得更大成功。

高通也在世界各地的法庭上起诉苹果公司,称其侵犯专利,要求赔偿。而苹果则要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调查高通的商业行为。

苹果一直在全球范围内与高通就专利和授权问题进行诉讼,该公司派出两名高管出庭作证。作为科技领域实力最强的公司,苹果表示,在与高通就授权费进行谈判时自己都感到别无选择。

高通在2009年与联发科达成协议后的数日内准备了一份PPT,其中阐述了高通的商业策略:

iPhone是一款高端产品,需要支持最新的无线网络标准。如果英特尔未能及时开发出适用于2020年
iPhone 的5G芯片,那么苹果将处于一个难以为继的境地。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专家怎么说?

高通一直拒绝将其专利授权给竞争对手

例如,苹果公司在2013年与高通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有效地保证了苹果公司将只使用高通公司的无线芯片。根据协议,高通在2013年至2016年间向苹果支付了数亿美元的回扣激励。然而,如果苹果开始销售带有非高通蜂窝芯片的
iPhone 或 iPad,高通将停止支付这些费用。

高通如何回应?

虽然公众并不清楚所有的幕后细节,但今年早些时候,苹果似乎开始怀疑英特尔是否有能力快速交付5G调制解调器芯片,以满足苹果的需求。这将使得苹果无法继续对抗高通,因此苹果决定在自己还有一定话语权的时候达成协议。苹果与高通和解的决定,立刻杀死了英特尔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

这实际上意味着,如果个人电脑制造商交付一台运行非微软操作系统的个人电脑,就必须支付两倍的费用。1999年,一位联邦法官裁定,这种安排违反了反垄断法,因为它使微软的竞争对手难以进入市场。

在手机行业,专利持有者根据手机的总价值收取许可费是一种常态,因此高通并不是唯一一家这样做的公司。爱立信、华为、诺基亚、三星和中兴也会根据整个设备的售价收取许可费。

当时的通信行业主要经历都集中在TDMA技术上,只有高通全力投入到CDMA的研发和推广中,事实证明正是高通在CDMA上的孤注一掷让其在3G和4G时代取得了完全领先地位。

前不久,一位加州联邦法官为联邦贸易委员会和苹果公司提供了非常有利的辩护。在一份长达233页措辞严厉的意见书中,法官高兰惠初步裁定,高通激进的授权策略违反了美国反垄断法。

高兰惠裁定,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发起的诉讼中,高通不能以苹果与英特尔日益密切的关系来证明自己没有垄断。

高通当然明白这一点。莫伦科普夫在2010年的一封内部电子邮件中写道,与苹果签署独家协议具有重大的战略利益,因为不太可能有足够的独立调制解调器市场来维持一家竞争对手的存在。

高通公司的内部文件支持了这些说法。其中一份报告显示,高通的专利授权业务在2016年带来了77亿美元的收入,超过了拥有大量专利组合的其他12家公司的专利授权收入的总和。

庭审进展如何?

高兰惠发现,高通在过去20年里一遍又一遍地使用这种策略:2001年高通威胁要切断三星的芯片供应,2004年威胁要中断LG的芯片供应。2012年受到威胁的是索尼和中兴,2013年是华为和联想,2015年又威胁要切断摩托罗拉的芯片供应。

摆脱了高通的芯片供应威胁,苹果开始挑战高通居高不下的专利授权费。作为回应,高通切断了苹果在新款
iPhone
上使用高通芯片的渠道,迫使苹果在2018年度iPhone上完全依赖英特尔的蜂窝网络芯片。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指控牵扯到高通与苹果之间的法律诉讼结果。

自由市场R街研究所(free-market R Street
Institute)专利专家查尔斯段(Charles
Duan)表示:高通对某些手机芯片收取过高的费用。高通不只是针对芯片产品本身收取更高的费用,而是要求其他公司购买专利许可,并对专利许可协议收取过高的费用。

高通与苹果和英特尔之间对抗的故事,说明了高通是如何利用其专利组合来支撑其芯片垄断的。

苹果和高通之间的部分争议在于,苹果认为其授权费应该基于设备中使用的高通芯片价值,而不是整部手机售价。

1993年,高通向业界证明了CDMA能够提供TCP/IP协议服务,当年7月CDMA成为全球标准;1995年11月,第一个CDMA系统在中国香港进行了商业部署;1996年,另外两个CDMA网络随即分别在韩国和美国进行了部署。为了配合推进CDMA网络,高通自己还在圣迭戈的工厂生产CDMA手机和网络设备。

高兰惠法官发现,高通在过去20年里一再使用这种策略:在2001年,高通威胁要切断三星的芯片供应;2004年,LG的芯片供应;2012年,索尼和中兴的芯片供应;2013年,华为和联想的芯片供应,以及摩托罗拉在2015年的芯片供应。

这会对苹果和高通的法律战造成何种影响?

高通在2004年和2009年两次拒绝向英特尔授权专利,从而推迟了英特尔进军无线调制解调器业务的时间。2011年,三星与日本电信公司NTT
DoCoMo合作成立的名为蜻蜓计划的芯片合资企业被高通拒绝授予专利;最终三星自行生产了一些调制解调器芯片,但没有提供给其他手机制造商。高通还在2015年拒绝授予LG一项调制解调器芯片专利许可。

这份法律文件,概述了近20年来,高通对智能手机制造商使用蜂窝网络芯片收取过高费用的历史。

高通是三星、一加和其他手机制造商的关键零部件供应商之一。这家芯片公司此前是iPhone调制解调器芯片的主要供应商,但专利之争导致苹果转而使用英特尔的部件。

最终发生的是后一种情况。今年4月份,苹果宣布与高通达成一项和解协议,苹果将为高通的无线芯片专利支付6年的许可费,双方撤销全球范围内正在进行的所有针对对方的法律诉讼。几小时后,英特尔宣布将取消5G调制解调器芯片的研发工作。

高通一直拒绝向竞争对手授权其专利,使它们处于困境。芯片制造商联发科的高管芬巴尔·莫伊尼汉(Finbarr
Moynihan)表示:“我接触过的所有客户,给出的主要反馈是,希望我们与高通达成专利授权协议,然后才会考虑从联发科购买3G
芯片组。”

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诉讼可能会打破这种模式。包括此案在内,高通目前在应对一系列法律诉讼,其中包括与前主要客户苹果之间的诉讼,以及韩国、中国和欧盟监管机构对其发起的诉讼。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2017年1月指控高通维持垄断地位,收取高额专利费,削弱市场竞争。该机构表示,高通迫使苹果和其他手机制造商使用其芯片,从而换取更低的专利许可费,这种做法将竞争对手排除在外,损害市场竞争。

如果一家芯片制造商要求高通授权其专利,高通只会承诺不起诉芯片制造商本身,而不是芯片制造商的客户。高通还要求芯片制造商按照高通所提供的授权采购商名单销售芯片,而这些授权采购商通常已经获得了高通的专利授权。

查尔斯·段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Ars:“我想,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高通将会想出一些新的方法,来回到(其)旧的商业模式中。”
当局需要继续保持警惕,以确保高通遵守高兰惠给出的裁决。

夏皮罗作证称,高通正利用其市场力量和对芯片的垄断,从专利使用费中抽取“异常高的费用”。夏皮罗称,这增加了竞争对手的成本,削弱了他们作为竞争对手的地位,并强化了高通的市场垄断地位。

而在德州仪器和博通分别于2012年和2014年退出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之前,高通也拒绝了这两家公司的专利许可申请。

专利专家查尔斯·段认为,高兰惠的裁决“处理了高通的行为中最大的问题”。

“我认为他们损害了这两个市场的竞争,”他说。

芯片制造商联发科(MediaTek)高管芬巴尔 莫伊尼汉(Finbarr
Moynihan)表示:我接触过的所有客户传达的信息是,他们希望在从联发科购买3G芯片之前,我们先与高通达成专利许可协议。

布莱文斯的上述言论,是在今年早些时候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针对高通的重磅反垄断案作证时发表的。联邦贸易委员会在2017年提起了这项诉讼,在高通统治的无线芯片市场中,苹果已经头疼了十多年。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高通强迫苹果支付专利许可费,从而让苹果在iPhone上使用高通的芯片。

与苹果的关系也在其他方面帮助了英特尔。下一代iPhone将搭载英特尔手机芯片的消息,激励网络运营商帮助英特尔在其网络上测试芯片。英特尔还发现,成为苹果供应商之后,它在标准制定机构中的影响力更大。


有些公司会单独授权其每一项专利。而高通是打包授权其所有专利,按照终端设备的售价来收取一定费用,这样设备制造商就可以使用高通的所有技术。

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高通在无线芯片技术领域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然而,其利用这种优势与手机制造商签订单边协议,迫使客户只能使用其调制解调器芯片。另一方面,通过不平等条款打压竞争对手,迫使其他芯片制造商退出无线芯片领域,打造一家独大的市场局面。

2013年,高通与苹果达成协议,迫使苹果公司将这一计划,及其与英特尔手机团队之间更广泛的合作关系搁置一旁。苹果公司的布莱文斯作证说,在英特尔与
iPad
签约后,“我们中断了与该公司的合作”,如果没有苹果作为主要客户,英特尔也不得不把自己的调制解调器芯片工作放在次要位置。

他表示,无法使用高通的调制解调器将导致手机制造商的成本增加,甚至无法向消费者供货。夏皮罗说:“高通公司在这些谈判中带给行业参与者沉重一击,或者至少是作为一种威胁方式而存在。”

成立初期的高通主要业务是卫星系统移动通信解决方案。在一次拜访客户开车回家的途中,雅各布斯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时想到了CDMA。他认为这项技术可以大幅提升网络容量、降低网络成本。随后,CDMA技术成了高通的主要研究方向。

事实上,高通要求其他芯片制造商提供数据,说明它向每个客户销售了多少芯片——这是非常敏感的商业数据——这样高通就能确切知道,为了阻止竞争对手获得支持,它需要施加多大的压力。

高通的一些专利涉及多媒体标准、移动操作系统、电源管理、Wi-Fi、蓝牙甚至飞行模式。该公司还是Verizon和Sprint所使用3G移动网络标准CDMA的制定者,并在4G和5G网络连接方面进行了不少创新。

根据法庭文件,汤普森写道:我们是目前唯一一家能让它们产品在全球发售的芯片供应商。事实上,如果没有我们,它们将失去北美、日本和中国的大部分市场。这真的会伤害它们。

“如果我们不能找到调制解调器,我们就不能发货,”摩托罗拉高管托德·马德隆(Todd
Madderom)在一份证词中说。“就算市场上有可行的解决方案能满足需求,可设计一个替代方案还需要花费数月的工程工作。”

除手机芯片之外,高通还发明了许多用于移动设备的技术。该公司表示,过去30年中它在研发方面投入了400多亿美元,其专利组合在全球范围内拥有13万项已发布专利以及专利申请。

CDMA技术的诞生要追溯至上世纪40年代。当时,好莱坞女演员海蒂拉玛(Hedy
Lamarr)和作曲家乔治
安塞尔受到自动钢琴的启发,认为可以将传输信号分散到不同的频谱上,从而提高传输效率和稳定性,这就是所谓的跳频技术,也就是CDMA技术的基础。拉玛和安塞尔为此申请了专利,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不用说,这让高通的竞争对手——以及潜在的竞争对手——处于不利地位。高通的专利授权制度,不仅允许它对竞争对手的销售征收事实上的税,而且实际上允许高通选择竞争对手的客户。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高通拒绝向竞争对手发放许可证,是为了维持手机行业垄断地位。高兰惠在去年11月份裁定高通必须将其无线芯片专利授权给英特尔等芯片竞争对手。

2004年的一项协议规定,如果LG为其手机从高通处购买至少85%的CDMA芯片,就可以获得回扣。该协议还要求LG在销售非高通手机芯片的手机时支付更高的专利使用费。2018年达成的一项协议规定,如果三星从高通购买全部高端手机芯片,后者就会向三星支付奖励,同时降低低端芯片的专利使用费。

高兰惠法官下令进行了几项改革,旨在阻止高通的反竞争行为,并恢复市场上的一些竞争平衡。

1月14日,知识产权咨询公司284
Partners首席执行官迈克尔·J·拉辛斯基出庭作证称,高通的许可费“太高,与他们的FRAND条款不相符”。标准基本专利必须以公平、合理和非歧视的方式获得许可。

完美的盈利机器

当手机制造商试图获得高通的标准基本专利授权时,高通通常会将这些专利与其更大的专利组合捆绑在一起,其中包括不受
FRAND
承诺约束的专利,而且在许多情况下与调制解调器芯片毫无关系。因此,手机制造商实际上不得不为高通的标准关键专利支付高昂的价格。

庭审前发生了什么?

高通的专利许可费用是根据整部手机的价值计算的,而不仅仅是体现高通专利技术的芯片价值。这实际上意味着高通可以从每一部智能手机的每一个组件中分得一杯羹,而其中大部分都与高通的手机专利无关。

公平、合理、非歧视

还有谁参与了庭审?

2019年度世界移动大会期间,英特尔公司所制作的5G芯片宣传LOGO

高通首席技术官詹姆斯·汤普森在2014年发给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的一封内部邮件中,坦率地解释了这是如何让高通对苹果产生影响力的。

谁被授权使用高通的技术?

挤掉竞争对手的排他性协议

布伦伯格在一份证词中表示:“如果没有一年或更长时间的供应,可能会出现供应不足的情况。这对这个行业的任何一家公司几乎都是致命的。”

这两家公司在世界各地的相互诉讼层出不穷。去年12月底,德国一家法院裁定,苹果侵犯了高通的智能手机节能技术,并裁定这家iPhone制造商必须停止在德国销售相关设备。

苹果与英特尔的合作对高通在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上的主导地位构成了严重威胁。一旦英特尔开发出苹果iPhone所需的全部无线芯片,英特尔就可以扭转局面,向其他智能手机制造商提供同样的芯片。这将提高每家智能手机制造商在与高通续签专利许可时的谈判筹码。因此,高通与苹果和英特尔开战了。

但是,高通似乎并没有兑现它的FRAND承诺。
FRAND专利,应该以同样的条款提供给任何想要获得授权的公司——无论是客户还是竞争对手。但高通拒绝将其标准基础专利授予其他芯片制造商。

三星于2017年5月提交了一份支持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诉状的法律简报。三星是高通最大的客户之一,但在移动芯片方面也在与高通竞争。

WCDMA
SULA指的是高通的一项专利许可。高通认为,将联发科的产品供应限制在高通所提供的授权采购商内,将阻止联发科为即将推出的3G芯片赢得50多个客户。与此同时,高通的目标是剥夺联发科投资无线芯片研发的筹码。

在2004年的一次交易中,如果LG从高通公司购买了至少85%手机的CDMA 芯片,LG
就可以得到回扣。这笔交易还要求 LG
在销售使用非高通手机芯片的手机时支付更高的专利使用费。如果三星100%
从高通购买其“优质”蜂窝网络芯片,高通就会向三星支付激励性报酬,同时降低低端芯片的专利使用费率(确切的百分比会减少)。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今年5月份表示:“他们在标准关键专利方面做了一些非常出色的工作,但这只是iPhone手机的一小部分。”“它与苹果手机的显示屏、Touch
ID或无数其他创新毫无关系。我们认为这是不对的,所以采取了原则性的立场。”

苹果高管杰夫 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表示:高通向我们收取的费用比其他所有公司加起来还要高。摩托罗拉的托德
马德罗姆也表示:我们从未见过像这种专利授权,竟然与我们所获得的任何其他知识产权相关。

但是没有公司有资格挑战高通对FRAND要求的创造性解释。高通没有直接起诉其他芯片制造商,所以它们也没有简单的方法来挑战高通的政策。与此同时,高通的芯片供应威胁也阻止了客户挑战高通在这方面的政策。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高通垄断无线芯片业务,迫使苹果等客户只能与高通合作,并对使用高通技术支付过高的专利许可费。

正是这种技术和专利上的霸主地位,给高通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虽然我们不知道所有的幕后细节,但似乎今年早些时候,苹果开始怀疑,英特尔能否快速交付5G
调制解调器芯片以满足苹果的需求。

莫伦科普夫还作证说,高通在向公司销售芯片之前要求购买许可的做法,不仅是为了公司,也是整个行业有效运作的最佳方式。这是因为高通的专利许可涵盖了手机可能使用的更多技术,而不仅仅是该公司调制解调器芯片中的技术。

那么,对于想要打入手机领域的其他芯片制造商来说,高通又是如何保证其市场地位的呢?

高通的高管们非常清楚地理解这一点。在2010年的一封内部邮件中,高通公司的史蒂夫·莫伦科普夫写道,与苹果公司签订独家协议“有着重大的战略利益”,因为“没有任何竞争对手,能够有足够的独立调制解调器库存”,而且,
这样的一个客户也能直接帮助竞争对手建立相关业务。

这家位于加州库比蒂诺的自行开发手机处理器芯片,但其依赖第三方芯片进行网络连接。从2011年的iPhone
4S到2015年的iPhone 6S和6S
Plus,这些手机调制解调器芯片的唯一供应商是高通。第二年,苹果开始在包括iPhone
7和7
Plus的一些产品中使用英特尔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但在向电信服务运营商Verizon和Sprint提供的同款产品中仍使用高通芯片。目前苹果最新款的手机只使用英特尔的4G芯片。

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苹果。2010年前后,黑莓也陷入了类似的困境。在一份证词中,黑莓高管约翰
格拉布(John
Grubbs)表示,如果没有高通的芯片,如果我们无法提供CDMA标准手机,设备销售量中的30%将在一夜之间消失。

近年来,三星经常在一些市场销售带有自己Exynos芯片的智能手机,而在其他市场销售高通芯片,尤其是在美国和中国。目前还不清楚它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一个合理的猜测是,三星认为它在这些国家更容易受到高通的专利威胁。

在1月4日开始的庭审辩论中,法官正在听取各方意见,以决定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指控是否属实。

大多数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都渴望与新客户进行沟通交流,对于和像苹果这样有声望的大客户进行合作更是求之不得。但高通与其他供应商完全不同。过去10年,苹果一直对高通在无线芯片领域的主导地位耿耿于怀。

编者按:前不久,高通反垄断案败诉。美国圣何塞地区法官高兰惠初步裁定,高通利用其在手机芯片市场的主导地位,收取过多的专利授权费用,违反了美国反垄断法。次日,高通股价重挫近11%,市值蒸发百亿美元以上。

此次庭审从1月4日开始,将持续10天。结案陈词定于2月1日进行。法庭庭审分别于周一、周二和周五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市举行,由曾负责苹果和三星专利大战的高兰惠法官主持。需要注意的是,此案中没有陪审团,这意味着只要高兰惠做出决定,就会通过文件发布裁决结果。

与此同时,苹果依靠英特尔来保持其iPhone手机在无线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英特尔成功开发了适用于2017款和2018款iPhone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但无线行业将在未来几年向5G技术过渡。作为高端手机产品,iPhone需要支持最新的无线标准。如果英特尔未能快速开发出适用于2020款iPhone的5G芯片,这可能会让苹果产品陷入无以为继的尴尬境地。

高通还通过销售包含CPU和其他功能以及调制解调器功能的芯片系统,巩固了自己的主导地位。这些系统能够让客户的成本和能耗出现显著的减少,而较小的芯片制造商很难与之竞争。

据报道,苹果公司计划在中国市场发布软件更新,使其设备不再侵犯高通的专利。但德国法庭讨论的专利诉讼涉及硬件,无法轻易更改。

好莱坞女演员海蒂拉玛(Hedy Lamarr)

这使得苹果对高通的对抗姿态变得不可行,苹果决定趁着还有筹码的时候达成协议。苹果与高通达成和平协议的决定,立刻切断了英特尔在调制解调器芯片上的努力。

高通是什么公司?

责任编辑:刘迅

现在,三星在全球范围内使用自己的芯片变得更加容易,这不仅能够简化产品设计,也能为公司自己的芯片业务带来了更大的规模经济效应。最终,三星可能会开始向其他智能手机制造商提供这些芯片,就像它在2011年试图做的那样。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一份经过反复修改的起诉书中表示,高通所持有的专利是标准基本专利,即对该行业至关重要的技术,必须在公平、合理和非歧视条款的基础上授权给竞争对手。但起诉书称,高通一直拒绝向其他芯片制造商授权一些标准的关键专利,违反了其FRAND的承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