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道交通“第一门”怎样筑成

轨道交通“第一门”如何筑成

康尼联手南工程攻克高铁门关键技术,实现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

图片 1

“复兴号”列车生产线 视觉中国

校企合作拿下全省科技成果大奖

康尼机电高速列车轨道交通门生产车间。本报记者 查金忠摄

如今,乘坐高铁已成为很多人出行的首选。城市轨道和高速铁路的快速发展,迫切需要车辆及其关键部件的自主国产化,而车门就是其中的关键部件之一。

图片 2

高速磁浮列车门“南京造”

在近期举行的江苏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南京康尼机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尼公司)与南京工程学院合作的项目“高速列车门系统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摘得江苏省科学技术一等奖。

南工程的教授在为学生讲授塞拉门检修系统相关知识。本报通讯员 楠工成摄

“复兴号”高铁车门八成出自宁企康尼机电

目前,“复兴号”列车上的门,80%以上都是他们合作研发的。从“地铁第一门”到“高铁第一门”,“康尼门”在轨道车门全球市场占有率已达32%,连续3年稳居全球第一。

南报网讯“复兴号”列车上的门,80%以上都是他们研发的;全球轨道车门,3成以上是他们研发的。在5月10日召开的江苏省科学技术大会上,南京康尼机电股份有限公司与南京工程学院的项目“高速列车门系统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联手拿下江苏省科技成果一等奖。

南报网讯(记者 查金忠 通讯员 何晓进
李传碧)上周四,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线,标志着我国高速技术迎来又一重大突破。可你知道吗?这辆高速磁浮列车门系统是由南京企业康尼机电研发生产的,代表了世界最高水平。自从2014年这家城市轨道交通门系统的“霸主”迈入高铁领域以来,打破了国外垄断,完全以中国人自己的技术,实现了高铁门系统的自主国产化。目前,80%的“复兴号”列车门由该公司提供。在5月10日召开的江苏省科学技术大会上,该公司承担的“高速列车门系统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项目还拿下了省科技成果一等奖。

一点创新改变地铁车门顽疾

从十多年前的“地铁第一门”到现在的“高铁第一门”,康尼公司在轨道车门全球市场占有率已达32%,连续3年稳居全球第一。而在此过程中,通过和南京工程学院的合作,校企双方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早在2009年,康尼机电就依靠在城市轨道交通门系统领域的创新,拿到过省科技成果一等奖。高铁门和地铁门从外表看来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块平平无奇的大门板。但是如果把内部结构打开,就会发现高铁门比地铁门复杂得多。

长期以来,城市轨道交通车门作为重要部件一直依靠进口。此前,国外公司利用几十年的技术壁垒在车门系统领域申请了近700项专利,构建了密不透风的专利保护池,凭借技术垄断带来市场垄断。

校企合作,破解高铁车门四大难题

“高铁由于运行速度快,车门承受的压力很高,350公里的速度压力等级能达到8000帕。这么高的压力下,车门要解决好锁闭问题,否则车门甚至乘客就会飞出去。而且密封性要非常好,否则人会感觉耳鸣,很不舒服。”康尼机电总工程师史翔介绍,为解决高气动载荷难题,该公司研发了独特的锁闭技术和密封结构,在8000帕甚至10000帕下实现了很好的密封和锁闭。

而国内城轨车辆经常处于满负荷运行状态,通常情况下,车门的故障要占到车辆运行故障的30%左右,车门的严重故障会导致列车停运甚至危及乘客安全。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康尼公司是高校投资的高科技民营企业,南京工程学院是其第一大股东。康尼机电的总工程师史翔,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南京工程学院教授。他告诉记者,公司发展过程中的每一次飞跃,都与校企合作分不开。

此外,为适应我国不同地区的气候环境,康尼机电研发了带固体自润滑的运动和锁闭结构,避开了液体润滑剂冷冻和粘连沙粒的问题,完美地适应了低温和风沙。

列车门又被称为塞拉门,主要是因为这种车门具有塞和拉两种动作。即门关闭时是由车内或车外塞入车门口处,使之关闭、密封;门开启时,当门移开门口一定距离后,能延车体内侧或外侧滑动。

史翔介绍,2013年,我国高铁全面上马前,高速车门在关键技术研究过程中遇到了“三高一无”的四大难点。

高速磁浮列车门系统的难度又是另一个等级。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列车,除了速度更快、车门压强更大外,还有一个大挑战是有强电磁干扰。“强电磁干扰会导致门控器的电子元件失效,把关门状态的信号转变为开门信号。这样车门就会自动打开,极可能酿成严重事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