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共和国风电向国企敞开合营大门

“中企带来最先进风电技术” ——中希能源合作前景广阔

本报驻希腊特约记者梁曼瑜

希腊东北部海拔1000多米的一座山峰上,矗立着一台巨大的风机。在塔筒控制室内,工程师尼科斯·马弗拉尼朱利斯正在查看仪表。这是奥卡尼斯风电场海拔位置最高的一台风机。

在希腊东北部色雷斯地区的亚里山德鲁波利斯市郊外,高山连绵起伏。《环球时报》记者日前跟随中国的国家能源集团欧洲新能源控股公司的工作人员来到奥卡尼斯风电场,这是国家能源集团在希腊所收购4座风电场的其中一座。在风电场的山地间,数座白色风机巨人般耸立。在雾海里,这些“白色大风车”的叶片时隐时现,从叶片划过空气的声响中,可以想象风力所产生的电能正源源不断地向远处的电网终端传输。

希腊北部色雷斯地区风能资源丰富,这里每年生产的1.8亿千瓦时电力,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16万吨、节约燃煤5.5万吨,为节能减排作出重要贡献。

进军欧盟的突破口

中国、希腊两国企业共同经营的色雷斯项目4座风电场,成为两国在能源领域打造务实合作新亮点的一个缩影。

2017年,国家能源集团与希腊能源巨头企业科佩鲁佐斯集团签署协议,收购旗下4个风电场75%的权益,科佩鲁佐斯集团则保留25%股权。自此,希腊风电领域向中国企业敞开投资大门。

“中国企业改变了我的命运”

在谈到当初选择与希腊能源企业进行风电合作的原因时,具体负责希腊风电场运营的国家能源集团欧洲新能源控股公司总经理李早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希腊地理位置优越,风能资源丰富,风电发展前景光明,而且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支点国家,在能源、运输等领域发挥连接东西的枢纽作用,选择希腊作为进军欧盟市场的突破口,符合母公司国家能源集团以及上级公司国华投资的战略要求。资料显示,国华投资公司隶属于国家能源集团,主营业务为清洁能源项目的投资开发及运营,截至2019年10月底,装机总量达到1046万千瓦。

这4座风电场原属希腊科佩鲁佐斯集团,兴建时赶上了希腊主权债务危机,资金难以为继。2017年,中国国家能源集团收购这4座风电场75%的股权。“差点夭折的风电项目不仅获得大量资金,而且中企带来最先进风电技术,让我们的风机叶片快速转动起来。”科佩鲁佐斯集团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斯·科佩鲁佐斯对本报记者表示。

迫切的能源转型需求

马弗拉尼朱利斯通常每周去风电场3次,检查相关设备。“冬季是风电场最忙碌的日子,我现在最喜欢大风天气,风越大风机发的电越多,企业效益就越好,我的工资也会提高。”他告诉记者,“我非常珍惜现在的工作,收入不错又稳定的工作在希腊可不好找。”

据介绍,现在希腊的主要电力来源仍是传统的褐煤,但在清洁能源使用愈发受到重视的背景下,希腊的发电方式面临来自欧盟的巨大压力,能源结构转型迫在眉睫。希腊政府提出要在2028年前全面退出煤电,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占全国发电总量的比例提高到35%,其中,风电项目就是希腊政府鼓励发展的方向之一。

土木工程师斯塔夫罗斯·索马迪斯也有同感。他说,自从到风电场工作后,对生活有了信心,对未来有了希望。“现在身边很多人都非常羡慕我,我由衷感谢中国企业改变了我的命运。”

希腊色雷斯地区风力资源丰富,数据显示,在4个风电场项目正常运营后,每年可以生产约1.8亿千瓦时的电力,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16万吨,节约燃煤5.5万吨。

作为中国国家能源集团的三级公司,国家能源集团欧洲新能源控股公司负责这4座风电场的运营。该公司总经理李早介绍说,风电场预计每年完税340万欧元,每年还将收入的2%捐给地方政府用于市政建设,将收入的1%捐给当地村民用于支付电费。据介绍,希腊煤电装机占全国总装机的23%,能源结构转型较为迫切。中国在风电和光伏发电领域技术领先,两国在新能源领域的合作前景非常广阔。

近年来,中国正在加快能源结构调整,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无论风电还是光伏发电,中国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装机规模和领先的技术。与此同时,包括希腊在内的很多欧洲国家也在积极寻求能源转型,改变长期以来依赖化石能源的局面。李早认为,中国和希腊在能源开发领域有着共同的发展愿景,双方可以在光伏、光热、风电等可再生能源领域加强合作,国家能源集团未来将在欧洲和希腊积极寻找和开发相关项目。

岛屿用上清洁、可持续、低价电力

作为中国国企的合作方,希腊科佩鲁佐斯集团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斯·科佩鲁佐斯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持续多年的主权债务危机令很多希腊企业都饱受冲击,其中也包括能源企业,来自中国的投资就如同一场“及时雨”,为当时举步维艰的风电项目带来了运转资金,使4个风电场最终能够并入电力供应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