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价上调,推动化肥企业两极分化

[专题报道]八年之惑:中小化肥企业优惠电价的地方迷局同样是面对电力价格上涨,企业的境遇却大相径庭,这是记者近日深入化肥企业采访后了解到的情况。“电价上调对我们的影响几乎微乎…

电价上涨、煤价居高不下、天然气供应不足、产能过剩……刚刚过去的2011年,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向化肥企业扑来。面对困难和挑战,化肥企业是如何应对的?记者就此采访了一些有代表性的企业。
“今年7月,我们2万千瓦发电机组投运后,公司热电联产装机容量将达5万千瓦,可解决企业40%用电需求,电力成本将得到有效控制。”河北正元化工集团总裁刘金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据他介绍,为增强企业实力和竞争力,正元集团先后重组了几家中小型化肥企业,并通过持续的技术改造,扩大了醇氨规模,降低了综合能耗。2010年,公司成功加入山西阳煤集团,解决了此前一度困扰企业发展的原料煤供应难题和煤价过快上涨的压力。去年12月1日起,河北省将包括化肥在内的工业用电价格每千瓦时统一上调0.0387元,相应提高合成氨吨成本55元左右。为了消化新增成本,正元集团正加快实施二期2万千瓦工程。项目实施后,热电联产每年即可为公司节约电费3000万~4000万元,基本抵消电价上调给企业带来的不利影响。
拥有年产10万吨合成氨产能的陕西宝氮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受原料无烟块煤货紧价扬和企业历史负担重、产品品种单一、产品附加值低等诸多不利因素影响,2011年亏损达1000万元。电价上调后,该公司合成氨吨成本增加70~80元。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该公司决定调整产品结构。“我们正与陕西金巢投资公司合作,投资5亿元,利用现有造气及净化装置,建设年产5万吨精细石蜡项目。该项目2014年投产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6亿元。届时再择机扩大产能,并改造间歇式气化炉为连续烟煤加压造气炉,彻底摆脱无烟块煤的制约。”宝氮集团总经理张晓明道出了他的设想。
供气不足是气头化肥企业最头痛的事情。记者了解到,众多企业已经行动起来,采取措施使自己尽快摆脱受制于气的尴尬。
贵州赤天化集团副总经理陈静秋表示,为摆脱企业对天然气的过分依赖,赤天化集团早早就开始产业布局,走产品多元化路线。该公司斥资18亿元,建成年产25万吨竹浆生产线,利用当地丰富的竹子资源,生产高级纸张、纤维、装饰材料等企业所需的原料,为企业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另外,赤天化还先后投资30亿元和50亿元,分别建成福金年产30万吨合成氨、30万吨二甲醚和金地70万吨尿素2个大型煤化工项目。同时参股了天安药业,使公司由单一化肥生产企业向化工、医药、清洁能源领域拓展,优化了产品结构,调整了原料结构,企业竞争力与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
2011年,屡遭“气荒”的河北沧州大化集团在无法享受化肥生产优惠气价政策的情况下,干脆四面出击,通过市场化手段,得到了长庆油田公司和大港油田公司的共同支持,企业因此成为国内通过市场化手段解决“气荒”的第一家化肥企业。“规划投资70亿~90亿元建设的年产30万吨MDI、15万吨ADI项目实施后,公司将拥有年产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15万吨TDI、30万吨MDI和15万吨ADI的生产能力。届时化肥产值在全公司所占比重将由目前的50%降至20%以下,企业将不会再遭受单一化肥产品的困扰。”沧州大化集团销售处副处长谢朝曦说。
重庆江北化肥公司副总经理舒成贵告诉记者,由于天然气供应严重不足,他们的化肥装置每年至少要停产3个月,其余时间供气量也只能满足装置70%的用气需求。为摆脱供气不足的困境,江北公司正利用搬迁补偿费用和相关优惠政策,在重庆长寿工业园区建设大型氯碱及其下游深加工项目。
拥有年产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生产能力的四川天华股份公司,原料问题长期以来制约企业发展。“我们的母公司泸天化集团,正斥巨资打造大型煤气化基地。建成后,不仅能解决泸天化集团本身原料供应问题,还可大大减少天然气用量。”天华公司负责人说。此外,华天公司还努力丰富产品结构,正斥资2.5亿元,建设年产6万吨BDO和年产4万吨聚四氢呋喃项目。“该项目年需天然气2亿立方米,仅为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化肥装置天然气消耗量的2/3,建成后年销售收入可达15亿元,是化肥装置的1.6倍,产出比优势十分明显。”该负责人表示。
化工专家、陕西省工信厅副巡视员胡海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企业的做法值得更多化肥企业参考和借鉴。因为无论是天然气还是无烟块煤,今后较长时期都将供不应求。而化肥市场较长时期又将供大于求。在两头受挤的情况下,化肥企业只有通过调整原料路线、优化产品结构,走多元化产品路线,才能争取主动,获得长足发展。

日前,四川天华股份有限公司四台大功率备用消防稳压泵维护启动时间,由之前的每周和每月启动运行一次,改为每月和每季度维护启动运行一…

[专题报道]八年之惑:中小化肥企业优惠电价的地方迷局

日前,四川天华股份有限公司四台大功率备用消防稳压泵维护启动时间,由之前的每周和每月启动运行一次,改为每月和每季度维护启动运行一次,同时加强日常巡检,保证了机组随时处于备用状态,最大限度节约了电能。图为该公司员工正对综合泵站备用的电动消防泵进行例行盘车检查维护。

同样是面对电力价格上涨,企业的境遇却大相径庭,这是记者近日深入化肥企业采访后了解到的情况。

2015年4月1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降低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的通知》指出,自2015年4月20日起,逐步取消化肥电价优惠,化肥生产用电执行相同用电类别的工商业用电价格;优惠价差较大的地方,分两步到位,2016年4月20日起全部取消电价优惠。

电价上调对我们的影响几乎微乎其微,目前装置依然维持满负荷运行,销售也比较顺畅。12月21日,江苏灵谷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艳玉对记者说。据她介绍,根据国家发改委有关通知精神,江苏省将包括化肥在内的工业用电统一上调每千瓦时0.0354元。由于灵谷采用了先进水煤浆造气工艺,在实施年产45万吨合成氨、80万吨尿素技改项目时,不仅配套建设了6万千瓦自备发电机组,许多电机还实施了变频控制,使单位产品能耗与电耗大幅降低。目前,灵谷吨合成氨耗电仅350千瓦时,吨尿素耗电不足150千瓦时。电价上调后,吨尿素成本增加约5元,可以说影响甚微。

一石激起千层浪。同样是面对取消电力优惠补贴,不同化肥企业的境遇却大相径庭。但是,他们都在积极应对,以适应资源完全市场化的新常态。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广西柳州化工股份公司副总经理韦冬蜜、陕西渭化集团计控电仪部经理陈景辉等业内人士。韦冬蜜告诉记者,与中小化肥企业相比,包括柳化在内的全国约45套大化肥装置(年产30万吨合成氨及以上),吨氨耗电量仅为中小化肥企业的1/5,且大多配套热电联产设施。电价上调虽然会抬高这些企业的生产成本,但比起中小企业来,影响要小得多。目前,柳化集团正抓住电价上调推高肥价、化肥市场淡季不淡的有利时机,开足马力生产和销售化肥。

取消优惠电政策 有人欢喜有人愁

记者在渭化集团采访了解到,进入12月份以来,该公司尿素出厂价连续两次上调,目前出厂价已达每吨2040元,前来提货的客商络绎不绝,日销售尿素已超过1700吨。陈景辉告诉记者,渭化集团在建设年产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和20万吨甲醇装置时,配套建设了两台2.5万千瓦自备发电机组。企业利用合成工段废热锅炉产生的蒸汽、空气压缩机抽气,以及合成气压缩机的背压气驱动透平发电。2009年以来,又陆续对锅炉风机实施了节电技术改造,使4台大功率风机用电量下降30%以上,年节电超过300万千瓦时。他们正在实施的另外两台大功率风机节电改造项目完成后,年节电将超过400万千瓦时。届时,渭化集团不仅无须外购电,还有富余电力外输。因此,电价上调对企业基本没有影响。

对于阳煤丰喜集团来说,从4月20日开始,电价上涨0.1元/千瓦时,公司每个月就要多支出1300万元电费。山西阳煤丰喜肥业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李广民告诉中国化工报记者,这给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巨大压力,为我们今年走出困局,增加了难度。

河北正元化工集团总裁刘金城告诉记者,虽然公司经过多次技改,装置能耗大幅下降,还利用余热余压等建成了发电机组,但以目前的电力消耗水平来看,此次电价上调,正元公司吨合成氨成本增加60元,尿素成本增加40元。

河北正元集团有同样的感受。河北省从4月20日电价上调0.0977元/千瓦时,以2014年电耗为例,正元集团平均每月增加1116.83万元,相当于本厂职工基本工资总额。成本上涨的幅度之大,着实令人吃惊!
河北正元集团总经理张立军表示。

同样是面对电价上调,与大企业的淡定态度相比,中小化肥企业却是叫苦不迭。我们已经被迫停产了。陕西宝氮化工集团总经理张晓明心情沉重地对记者说。他介绍,宝氮集团目前合成氨年产能12万吨,吨氨电耗超过1600千瓦时。此次电价上调后,公司年新增电力成本超过600万元。公司今年本来就已亏损1000多万元,电价上调后,企业生产经营难以为继。

化肥用电价上涨,直接导致我们与大氮肥企业的吨产品生产成本差距又增加了100元。山东阳煤平原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学英不无焦虑地说:2016年4月20日取消全部电价优惠后,电价还要再涨0.1元/千瓦时,企业的生存环境将进一步恶化。

如果成本抬高,化肥价格也能同步上扬的话,电价的上涨对企业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由于全国化肥产能严重过剩,根据刚发布的2012年度化肥关税政策,明年化肥出口政策将进一步收紧,出口几乎无望。在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化肥价格难以随着成本的增长而同步上扬,众多中小化肥企业将面临减产、停产甚至被淘汰的危险。山东省化肥工业协会会长杨春升对记者说。同时,他呼吁国家应尽快建立落后产能退出机制,参照电石行业的成功做法,对那些能耗高、工艺落后、流动资金短缺、生产经营困难的中小化肥企业给予一定的资金补偿,帮助其另谋出路。这样不仅能使落后产能有序退出,妥善安置下岗人员,还能确保全国化肥市场的价格平稳,使化肥行业整体综合能耗下降。

此次电价调整,致使公司合成氨、尿素、甲醇成本增加65~75元/吨。以晋煤的生产规模来讲,预计每年将增加生产成本13.84亿元,这给煤化工产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晋煤集团煤化工事业部副总经理亢树新说,如果明年4月20日起取消优惠电价,执行大工业用电价格,还会使合成氨、尿素、甲醇生产成本增加200元左右,对以固定床为气头的企业来说更是一次生死考验。

张晓明、韦冬蜜等业内人士也认为,若单凭市场手段淘汰,很难达到预期效果。他们建议国家能够出台化肥落后产能淘汰标准与补偿政策,根据新增先进化肥企业的产能,以保证化肥供应为原则,确定落后产能的淘汰数量和淘汰节奏,引导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这样对企业、社会、农民和农业生产都有裨益。

全国新型煤气化技术发展委员会委员、上海达门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於子方指出,取消优惠电价影响最大的是占化肥企业数量70%以上的中小企业。等明年完全取消优惠价格,就全国而言,一千瓦时电平均相差0.27元,如按现在电价0.7元/千瓦时计算,明年电价就要上涨38.57%,对于化肥企业而言很难承受何况近几年全行业状况就不容乐观。

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取消优惠补贴,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却是利好。

江苏灵谷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大化肥分公司经理钱林明告诉记者该公司合成氨电耗为373千瓦时/吨、尿素电耗为150千瓦时/吨,分别比以优质无烟煤为原料的中小合成氨、尿素企业平均电耗低1100千瓦时/吨、70千瓦时/吨。仅电这一项灵谷化工的吨合成氨、尿素分别有300元、180元的成本优势。

与灵谷化工公司一样持乐观态度的还有山东华鲁恒升集团有限公司、陕西渭河重化有限责任公司,他们2014年合成氨电耗分别是370千瓦时/吨、410千瓦时/吨也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

不仅如此,记者了解到,2010年以来,新投产的以烟煤为原料的大化肥装置,由于进行了原料和动力路线改造,吨氨耗电量仅为中小化肥企业的1/5~1/4,成本优势明显,是本次取消优惠电价的最大赢家。

市场化运作大势所趋 企业节能改造进行时

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作出部署的背景下,全面取消政府干预性的市场调控政策,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成为必然。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取消优惠电价的决策,这是大势所趋,发展所需。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李寿生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