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机械化十年跨越:一幅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

“纪念农业机械化促进法实施10周年”特别报道 一幅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
——中国农业机械化十年跨越 本报采访组 2…

2004年11月1日,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史上第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机械化促进法》正式实施。
对于中国农民和中国农业来说,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此后十年,…

纪念农业机械化促进法实施10周年特别报道

2004年11月1日,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史上第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机械化促进法》正式实施。

一幅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

对于中国农民和中国农业来说,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中国农业机械化十年跨越

此后十年,我国农业机械化提速换挡,创造出令世界惊叹的中国农机速度:农业生产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年均提高3个百分点,从2004年的34%提高到今年的60%以上;农机总动力每年新增上亿马力,农机工业产值年均增长20%,从2004年的850亿元增长到2013年的3570亿元,戴上世界第一农机制造大国桂冠。

本报采访组

奋力爬坡的中国现代农业,终于装上强劲的马达。农业机械的轰鸣声,响彻于黑土地、黄土地、红土地;呼呼转动的轮子,开进了粮田、棉田、油菜地、甘蔗地、牧草场。

2004年11月1日,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史上第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机械化促进法》正式实施。

我国农业生产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实现了从传统生产方式向机械化生产方式为主导的历史性跨越;这是政策驱动、农民主动、部门推动、企业行动、市场拉动,形成合力的结果。

对于中国农民和中国农业来说,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党中央、国务院从战略和全局角度重视发展农业机械化。从2004年起连续多个中央1号文件,均涉及农业机械化发展问题;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五、十二五规划及其他有关重要文件中,相关表述越来越具体、要求越来越高、措施越来越实;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第一次鲜明地提出了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2010年7月,国务院又出台了《关于促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工业又好又快发展的意见》。

此后十年,我国农业机械化提速换挡,创造出令世界惊叹的中国农机速度:农业生产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年均提高3个百分点,从2004年的34%提高到今年的60%以上;农机总动力每年新增上亿马力,农机工业产值年均增长20%,从2004年的850亿元增长到2013年的3570亿元,戴上世界第一农机制造大国桂冠。

新世纪以来,党中央作出两个趋向的重要论断,标志国家进入工业化中期以工促农阶段。2006年起彻底取消农业税,让农民群众生产投资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全国农机购置年总投入,2013年跃升至近千亿元;中央财政农机购置补贴资金,从2004年的7000万元增长到2014年的237.5亿元,累计1200亿元。这十年,用现代物质条件装备农业的力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奋力爬坡的中国现代农业,终于装上强劲的马达。农业机械的轰鸣声,响彻于黑土地、黄土地、红土地;呼呼转动的轮子,开进了粮田、棉田、油菜地、甘蔗地、牧草场。

农业机械化是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没有农业机械化,就没有农业现代化。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指出,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民对农机作业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农业对农机应用的要求越来越高,农业机械化在建设现代农业中的支撑作用越来越重要。

我国农业生产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实现了从传统生产方式向机械化生产方式为主导的历史性跨越;这是政策驱动、农民主动、部门推动、企业行动、市场拉动,形成合力的结果。

有中国特色的农业机械化道路,经过几十年艰难跋涉、最近十余年的奋力冲刺,已步入坦途。业内专家一致的结论是,我国农业机械化总体上已经从初级阶段跨入了中级阶段,并加速向高级阶段迈进。农业部农业机械化管理司司长李伟国认为,实现机械化农业的梦想,曙光已现。

党中央、国务院从战略和全局角度重视发展农业机械化。从2004年起连续多个中央1号文件,均涉及农业机械化发展问题;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五、十二五规划及其他有关重要文件中,相关表述越来越具体、要求越来越高、措施越来越实;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第一次鲜明地提出了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2010年7月,国务院又出台了《关于促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工业又好又快发展的意见》。

十年农机路,展开了一幅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

新世纪以来,党中央作出两个趋向的重要论断,标志国家进入工业化中期以工促农阶段。2006年起彻底取消农业税,让农民群众生产投资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全国农机购置年总投入,2013年跃升至近千亿元;中央财政农机购置补贴资金,从2004年的7000万元增长到2014年的237.5亿元,累计1200亿元。这十年,用现代物质条件装备农业的力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粮食生产的可控程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农业机械化让中国人的饭碗端得更牢

农业机械化是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没有农业机械化,就没有农业现代化。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指出,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民对农机作业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农业对农机应用的要求越来越高,农业机械化在建设现代农业中的支撑作用越来越重要。

农业机械化勃兴的黄金十年,恰恰就是我国农业尤其是粮食生产十连增的黄金十年。两个黄金十年的高度重叠,以及强农富农政策的含金量大增、劳动力转移速度加快、三农事业稳步推进等等,有着因果必然。粮食生产机械化的全线推进,大大提高粮食生产的可控程度,让中国人把自己的饭碗端得更牢。

有中国特色的农业机械化道路,经过几十年艰难跋涉、最近十余年的奋力冲刺,已步入坦途。业内专家一致的结论是,我国农业机械化总体上已经从初级阶段跨入了中级阶段,并加速向高级阶段迈进。农业部农业机械化管理司司长李伟国认为,实现机械化农业的梦想,曙光已现。

《全国新增1000亿斤粮食生产能力规划》,将农业机械化作为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重要措施,仅实施深耕深松作业一项,就可增产粮食50亿斤。专家经过试验测算,在同等生产条件下,水稻、小麦、玉米生产全程机械化可实现增产、节种、减损的综合增产能力分别为53公斤/亩、37公斤/亩、72公斤/亩。

十年农机路,展开了一幅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

从2008年起,黑龙江省粮食总产量连续跨越700亿斤、800亿斤、900亿斤、1000亿斤、1100亿斤、1200亿斤六个大的台阶。每年增产百亿斤粮食,靠玉米挑大梁。而黑龙江省地处我国最北端,热量资源不足是农业生产主要制约因素。增产靠什么?靠抢农时、争积温,靠大机械、大马力、高效率。黑龙江省农机局局长郑联邦告诉记者。

十年前,黑龙江省玉米播种期拖得过长,机收水平仅有6.3%。玉米收获主要靠人工,种得多了农民嫌掰棒子太累,天气不好时玉米棒子可能砸在地里。而今,全省机收水平已跃升至64.3%,有耕整机、精量播种机、收获机、秸秆打捆机、灭茬机等各类大马力农机作为支撑,不断扩大的玉米种植面积才种得下去,收得上来。

湖南省水稻产量递增,得益于品种改良,也得益于单改双。水稻插秧机及工厂化育秧,为双季稻的恢复种植赢得了时间。水稻机插秧效率是人工插秧的20倍,亩均降低成本30元、增产50斤以上,且抗病虫害、抗倒伏性好。

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曾衍德认为,农业机械能够抢农时、防灾害、增效益、夺丰收,在抗击干旱、洪涝、低温冻害等农业自然灾害、恢复灾后农业生产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农机化的高速发展,使我们能更从容地掌控农业生产进程。

以2010年三夏为例,面对小麦成熟期延迟、集中、暴雨天气来袭等不利影响,我国小麦主产省投入1400多万台农机具展开抢收抢种会战,抢晴天、战阴雨,开足马力、夜以继日,实现了快收快打、颗粒归仓、同步播种,创下了单日收获量超过2000万亩的新纪录,全国麦收时间比往年缩短4天。

依靠增加地、水、肥等生产要素投入,实现增产的空间越来越小,靠机械化挖潜仍是重要路径。近年在农业生产中广泛推行的机械化深松整地、播后镇压、统防统治等,增产作用显著。

机械化深耕深松作业技术,正被广大农民普遍接受,地处华北平原的河北省,下大力气推而广之。深州市仁忠农机合作社理事长孙仁中是位种田老把式,2003年他家的玉米亩产是1300斤,后来几年降到1100斤。原因何在呢?拖拉机和人畜等年复一年的碾压、踩踏,加上长期施用化肥,造成土壤板结,严重制约了作物的根系发育,地越种越薄。

2010年老孙的合作社买了4台深松机,当年亩产就有所恢复,第二年平均亩产达到1480斤。今年虽然遭遇大旱,但由于深松作业后的土壤保墒性能较强、浇灌及时,加之一喷三防等技术应用得当,合作社的玉米地亩产超过1700斤。深松让我们旱年也增产!老孙的烦恼彻底解除了。

在黑龙江、吉林、山东等我国东北、华北及黄淮海地区省份,深松整地都得到了大力推广。深松作业能有效改良土壤,增强土壤蓄水保墒和抗旱防涝能力,增强农作物基础生产能力,深松后的地块小麦、玉米等作物普遍可增产10%左右。在黑龙江,秋整地使用深松机作业,可以使来年玉米、大豆亩均分别增产200斤、100斤。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机器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最有力的手段。这在中国农业机械化的过程中得到印证。

农忙时节潮水般的返乡大军已不见了;挺起腰杆种庄稼,让劳动者活得更有尊严

农事越千年,可堪回首。

一部农业耕作史,无疑就是生产方式演进、生产工具改进、耕作技术递进的历史,也是生产力发展、生产关系不断作出适应性调整的历史,更是代代农人面朝黄土背朝天艰辛求温饱的历史。

从原始人类拼体力到人畜合力,从石器时代、木器时代到铁器时代,传统的农具农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作方式,落后的生产力水平,陪伴着传统农人度过了漫长的四季轮回。

只有农业机械化,才把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

在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初期,湖北省大冶市谈桥村的老铁匠汪冬林,迅速暴发成万元户。他回忆说:开头那几年,几乎一年四季炉火通红,日夜打锄头、铁锹,每年光锄头就能卖上千把。从2005年开始,明显感到生意不好,锄头只卖出去了几十把,镰刀也只卖了10来把,农民种田大都用上了机械。

谈桥村恰恰建有一家农耕文化馆。富裕起来的村民发现很多传统农具正在消失,他们想为传统农耕文化留下点记忆,汪铁匠制造因此进了文化馆。

在不知不觉之中,中国农民告别了锄头、镰刀、扁担、耕牛,这传统的农家四宝。

如果还用锄头镰刀,我这把年纪哪能种得了32亩地?66岁的农民王能雄,与汪铁匠同属大冶市灵乡镇,他是当地散户里种植面积较大的。1981年田地承包到户后,老王家分到了5亩田,此外还帮别人家种10亩田。那个时候年轻力壮,但要种15亩田,一家人真得拼命干啊!三伏天要割早稻种晚稻,比牛都辛苦,身上晒脱几层皮。1996年,孩子们外出务工了,他把别人的10亩地退回去,只留了5亩责任田。

2000年开始,老王种田的欲望再次复苏。这一年他请别人用拖拉机来耕田,此后每年的春耕和秋耕,他只要给农机手打个电话,最大的难题就解决了。前年老王家的耕种面积扩大到32亩,自己买了拖拉机、收割机。他笑着对记者说:做梦也没有想到,年纪越大,种的田越多,费的工夫却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